基恩资讯网

首页 > 游戏资讯 >正文

58免费阅读小说第一赘婿全文阅读免费58阅云小说

2022-10-28 12:19:00 游戏资讯来源:

哪怕在以擅长制作历史游戏,对于战国题材已经驾轻就熟的光荣内部,对于日本战国史该如何诠释也持有许多不同的意见,如果在短时间内把光荣旗下的游戏都玩上一遍,我打赌你的脑子里肯定会跳出来好几个“历史小人”,一边打架一边把自己认为对的强行灌输给你。

比如名声在外,围绕着战国历史上最知名的两个人,织田信长和明智光秀而发生的“本能寺烧烤大会”,从起源到经过再到结果,光荣旗下每一款和战国有关的游戏都有着自己的独特见解。

有光秀担忧前途而举起反旗的《太阁立志传》,有光秀被部下控制的《仁王2》等等,你会发现光荣总能基于并不算详尽的史料,用自己的逻辑串起一段全新的故事。

而在最新的《战国无双5》里,就算是织田信长和明智光秀作为绝对主角的本作中,光荣还是没“篡改历史”,本能寺之变依然没有缺席。

从玩家的戏称“烧烤大会”,你应该也能明白这段本该偏严肃悲壮的历史,早就已经被各种意义上的玩坏了。

不像中国有《二十四史》,日本战国时期还没有形成系统的历史记录体系,所以现在的战国历史会有浓厚的演义成分,一些符合每个时代人民喜闻乐见需求的,就能得到更加广泛的传播。

可以这么类比,过气同人题材“东方”这才20年不到的发展历程,已经有了大量的同人衍生作品,在同人之上还有以同人作为基础改编的同人,而战国历史距离现在可是有400多年了,期间在江户时代末,昭和中期都爆发了对于战国历史的考据和创作风潮,地摊文学的井喷,最终导致大家都不好好看正史了。

和烧烤大会这个梗齐名的名台词“敌在本能寺”,就是一次地摊文学广泛传播的乌龙。

因为根本没有任何史料可以证明,历史上的明智光秀为什么会像被中二病附体一般,说出了这句台词,如果追溯这句台词的出处,它其实出自于《织田信长谱》。

这是一部织田信长死亡六十多年后(宽永十八年)成书的野史。编撰者还是对家德川幕府的御用学者林罗山,在没有参照更具可信度的《信长公记》前提下,他以风评很差的二创《甫庵信长记》为蓝本改编再创作,再掺杂自己私货最终成稿。

而《织田信长谱》和战国历史的区别,就和《三国演义》之于《三国志》之于真正的三国历史差不多。
战国发生的名事件大多没有“实锤”,也导致了阴谋论的盛行。后世的人们对于本能寺之变的猜想只能合乎逻辑而无法遵照历史。

比如秀吉当年接到本能寺之变的消息后,迅速与大战的毛利氏议和,率领部队在仅仅七天时间内完成了自中国地方至京都194公里的“中国大返还”,就产生了这次叛乱是秀吉准备的秀吉阴谋说;

除此之外还有家康阴谋说、光秀怨恨说、长宗我部阴谋说、朝廷阴谋说、柴田胜家阴谋说等等;

再离谱一点的,因为传教士弗洛伊斯在他的《日本史》中提到了信长在同一日本之后想要建立舰队远航,和光秀欲重新建立幕府权威的理想相悖,有人还提出了理想冲突说,而这些阴谋论在光荣旗下的大多数游戏中都能找到对照。

不断的再创造这段历史的过程里,在失去了严谨性的同时,也被赋予了极强的可塑性——光荣在做游戏的时候胆子更大了。

也可以这么说,在玩了那么多战国题材的游戏后,历史故事玩家们都了解了不少,所以如何当好一个“说书人”就显得更加重要了。

而如果要谈起光荣在《战国无双5》中故事讲得如何?我个人观点是还算不错,角度切入得还算新颖。

比如在宣传阶段就反复卖着织田信长和明智光秀的CP,本作故事的重心落在了他们二人两的肩上,哪怕织田信长和明智光秀一直都是《战国无双》的看板,这种讲故事的方式也是前所未有的“奢侈”。

所以你能在游戏大小61个关卡中,从信长坐稳家督之位前开始体验这位战国枭雄的发家史,打完了信长篇后,还能从站在光秀的角度见证他是如何走上魔王之路的,这还没完,《战国无双5》的“梦幻篇”更是大开脑洞,假如今川义元上洛成功了,天下会变成什么样?要是武田信玄和上杉谦信能活着和信长逐鹿,信长还能不能轻松破解几次织田包围网?信长没有火烧比叡山、归蝶没有被杂贺众杀掉,能否避免本能寺的悲剧?

《战国无双5》也用许多个“如果”探索了战国历史的的众多可能性,也为玩家提供了一个亲自验证猜想的舞台。

而用了青年时期和中年时期的2套形象,以妹夫浅井长政都要讨伐自己的反织田包围网作为转折点,《战国无双5》也终于能够将织田信长从“尾张的傻瓜”到“第六天魔王”的变化好好解释清楚了,因为理念不合,他和光秀最终背道而驰的理由更充分了。

要知道在之前的《战国无双》里,织田信长出场便已经是曹操远在东瀛的表弟了,这种青年→魔王的处理,让角色不再脸谱化的同时,也很好地避免了前期剧情和角色形象不符合的尴尬感。

你也会发现在光荣的游戏中,明明在历史上是个大叛徒的光秀从来不是一个恶役,大部分时候都是信长大人的忠犬,就算到了本能寺烧烤环节,编剧也总能给他安排一个的理由,不只是光秀,你会发现一个很有意思的地方,《战国无双5》里不存在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坏人。

编剧为每个人都安排了一个合乎逻辑的动机。

信长的初心是革新天下,消除不平等,但在连年征战中,给天下带来了不安定,导致了妹夫浅井长政的起兵讨伐,但他们的理念并没有黑白对错之分,只是立场对立而已,在之后的剧情中,自然也不会出现“因为太过怨恨,信长用长政的头骨陈酒喝”这样凸显魔王的演义桥段。

▲连历史上和信长争夺家督的弟弟,在这里也变成了信长的“毒唯”

这样的冲突在《战国无双5》里还有很多,正是因为武将之间的冲突交织在一起,才共同组成了这出很有日漫味儿的群像剧。

也可以理解成这是光荣独特的“亚撒西”,毕竟,写做“历史”的无双系列,一直都带着浓厚的幻想色彩,每个武将都被自己心中的理想和正义所驱动,每一场战斗都是“一骑当千”的夸张,比许多演义小说都“演义”,这也成为了无双这个系列的招牌之一,咱们也别强行追求还原历史了吧。

在久违了7年之后,《战国无双》带数字的正统续作才姗姗迟来,只不过,在《战国无双5》面前,传统无双的前景并不乐观,战国、三国系作品的销量每况愈下,无双这个系列只能靠着《女神异闻录》《塞尔达》这样的ip才得以延续生命力。

所以,我们能清楚地看到《战国无双5》想要改革的决心,敢把自家的招牌作品改到面目全非的公司,应该只有光荣了。美术画风大改,更加漫画的演绎,角色形象和立绘彻底颠覆,更加符合现在玩家的审美,在保持了系列一贯割草的爽快之余,也优化了动作系统,加入了闪技和对不同兵种的克制,提升了玩家的操作空间,割草体验不再无脑。

这个系列在这一作中彻底告别了前面4代新瓶装旧酒的体验,至于这一次的卖力的革新是否得到了玩家和市场的认可,相信在《战国无双6》或者《战国无双5-2》里我们很快就能知道了。

最新文章:

热点推荐
热评文章
随机文章